导航菜单

地方政府数据开放度:沪浙黔居前三 高分扎堆山东广东

  本报记者 周慧 贵阳报道

  导读

  从数据开放程度来看,东南沿海地区的省级平台已经逐渐相连成片,并向内陆地区不断扩散。广东和山东各地市都推出了数据开放平台,是平台最密集的省级地区。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省级排名中,上海、浙江、贵州位列前三。

  在2019年的数博会上,数字政府建设和政府数据治理依旧是最热门的话题。

  记者在会上获悉,截至2019年2月17日,省地两级地方政府成立常设数据治理机构有180多家,已有82个省级、副省级和地级政府上线了数据开放平台。

  数据越来越被地方政府重视,其数据的开放程度,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自身的数据治理能力,也是地方营商环境的体现。部分地区将政府数据资源共享开放的绩效评估纳入政绩考核,以倒逼政府数据开放进度。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目前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的质量、连续性以及数据的可利用性都还待提升,绝大多数高需求、高价值的政府数据仍没有开放。

  东南沿海数据开放平台多

  5月27日,复旦大学联合国家信息中心数字中国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国内新增了36个地方政府数据开放平台,共82个。

  从开放程度来看,东南沿海地区的省级平台已经逐渐相连成片,并向内陆地区不断扩散。广东和山东各地市都推出了数据开放平台,是平台最密集的省级地区。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省级排名中,上海、浙江、贵州位列前三。

  41.93%的省级行政区、66.67%的副省级城市、18.55%的地级城市推出了数据开放平台,政府数据开放平台逐渐成为地方数字政府建设的“标配”。

  报告认为,数据开放指数分值较高的省份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指数分值较高的副省、地级城市很多都出现在山东和广东两省。同时,西部和东北部地区的贵阳市、成都市、银川市、哈尔滨市等也表现抢眼。

  从地方开放的数据量来看,全国开放数据集总量从2017年8398个迅速增长到2019年的62801个,增幅近7倍。开放数据集的容量与2018年报告同期相比,呈现出爆发式增长,一年之内增幅近20倍。

  值得注意的是,只有不到一成的平台能在近两年来的每个季度中都持续上线新增数据集,而超过九成的平台曾出现数据集增长中断或停滞的情况。在2019年第一季度内,近五成的平台没有更新过数据集。

  发布报告的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表示,在数据利用方面,仅在3.7%的平台上发现了少量有效服务应用,主要是交通出行、教育科技和卫生健康主题。利用成果是数据开放的成果,没有应用,数据开放的价值无法真正得到释放。目前,缺少利用成果的根本原因并不是数据利用者没有需求或缺少能力,而是绝大多数高需求、高价值的政府数据仍没有开放出来。

  车来了总裁孙熙在数博会介绍了通过大数据优化公交服务的数据利用案例,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他们的APP覆盖国内180多个城市,主要向用户提供动态公交信息,便于用户减少公交等待时间。他们也会利用部分地方政府开放的交通数据,不同城市数据开放差异性很大。从跟他们有合作的地方来看,目前在交通数据开放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有贵阳、佛山、东莞、重庆、嘉兴等地。

  数据治理能力仍待提升

  “虽然有些地方开放出来(的数据)没有办法看,但是数据开放可以显现出它的数据治理能力。”郑磊介绍,开放数据本身的数量和质量都是数据治理的范畴。

  数据开放方面走在前面的美国,也是经历了从一边做数据开放一边治理的过程。地方政府因为要做数据开放,才不得做数据治理,这样形成倒逼机制。

  一位西部地区的测绘局局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前几年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将非结构化的数据结构化,也就是把字纸的数据资料数字化。

  目前,数据治理本身还存在很多问题。以正在开发的政府数据为例,上述报告显示,全国只有一成多的地方举办过类似开放数据创新利用比赛的利用促进活动,但只有上海市和北京市两个地方连续举办。超过六成的平台展示的是由政府部门自身开发,而不是政府数据开放后被社会开发利用所产生的应用。超过九成的平台展示的利用成果未标注数据来源,即使标注了的数据来源,也普遍存在数据链接无效、数据搜索不到或数据不完整等情况。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黄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政府领导已经逐步有了数据意识,不少地方成立了专门的政府数据治理机构。从中央到地方层面,数据共享和开放工作正在逐步推进,一些地方政府表现比较突出,但仍受认识、体制和资源上的限制。

  黄璜统计,截至2019年2月17日,省地两级地方政府成立常设数据治理机构有180多家。对于这样一个新的政府行政部门,其性质到底是什么?各个部门隶属关系是什么,职责体系什么,他认为这些都是未来需要考虑的内容。

  郑磊建议,各地平台的常态化运营服务能力亟需得到加强,从而能及时回应用户提出的意见建议和纠错反馈,快速处理用户提出的数据申请和数据请求,定期审核和上传用户开发的利用成果。另外,地方应该对不同安全等级和敏感程度的数据进行分级分类开放,实现数据开放的精细化管理,在保障数据安全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将政府数据开放出来。

  目前,全国仅有广东、山东两省制定了专门针对数据开放的地方标准,只有上海市连续制定和公开了专门针对政府数据开放的年度工作计划。

  “这(数据开放水平)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政绩考核。”在数博会上,上海一位官员讲数据开放经验时如此说。

  5月27日,一位华北地区的工信部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数字经济发展情况不如邻近的北京,也不如西南的贵州,从数字经济招商来看,数据开放本身就是营商环境。

  (编辑: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