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隐居中国的日籍士兵,婚后35年妻子才知道丈夫是日本人

今天说的是一位令人感佩的日本友人。1937年,在日本当医生的山崎宏响应日本天皇号召,来中国进行“两国和平建设”,到后却是接到的战斗命令,他成了侵华军营里一名日本兵。

一、为活命,当逃兵。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天津和北平相继沦陷,鬼子宣称不出3个月拿下中国。山崎宏,出身医学世家,祖上3代行医,他早年医科大学毕业,子继父业,医术了得。

一心只想当救死扶伤小医生,28岁在日本和歌山市已小有名气。晚年山老回忆说:“我们一家3代全是红十字会的会员”。就是这么一个身份,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夜间从医生转士兵。

被强制入伍加入日本侵华战争,这是他一生最痛苦的回忆。初来中国,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来侵略别国的。1937年8月13日,山崎宏随师团在塘沽登陆,跟着大部队走。

21日夜,日军十师团步兵三十三旅团的士兵山崎宏悄悄地逃跑了。原来,途径天津遇中国军29军顽抗,日军伤亡严重。“救死扶伤”是山崎宏打小就有的梦想。

可如今从治病救人到屠戮害人,他真心不能接受。非正义的战争让他内心十分痛苦。亲眼目睹日本军队所作所为,他一天也待不下去。

山崎宏心里寻思着:不会打枪,一定是死在战场了,或许逃了,还有生的希望。“日本逃兵”的身份回日本步履维艰,所幸放弃回乡念头。

隐居中国的日籍士兵,婚后35年妻子才知道丈夫是日本人

就这样,战乱逃难的人群中,蓬头跣足、衣衫蓝缕的鬼子兵山崎宏,瞒天过海。

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当逃兵,逮回去不是枪毙就是砍脑袋瓜,为活命,铁定拼命跑了。

山崎宏说:“当年,白天要饭,不会说中国话,就用手比划。晚上跑,累的精疲力尽才停下来歇歇。”命运对他不薄,曾经逃亡路上,遇到许多善良的中国人。

给他一口饭、一瓢水,救了一个鬼子兵的命。后来,在山东,由当地日本侨民的牵线,他成了一名铁路局库管,隐遁了下来。

工作中,他看到中国贫穷的劳工很可怜,悄悄把库房的物资拿出来一些救济他们,被领导发现后,遭一番痛打开除了。

二、鬼子兵开诊所。

后来,讨饭到山东的山崎宏和一个逃荒到济南的天津籍姑娘结婚了,接着生子,靠行医为生。在那样一个兵连祸结、人荒马乱的日子里艰难的生活着。

有关他当兵的往事,他的妻子、孩子和周围的人,竟然不知道他的国籍、特殊的身份,不知道他曾在侵华日军步兵团当过兵。山崎宏生活中平淡、谦虚、低调。

不高兴时也不向家人诉,把自己关屋里。此时,他会哼起几句日文歌,这个习惯才让他看起来像个日本人。1945年日本投降,他放不下妻子,决定从此留在中国,这一呆就是70年。

隐居中国的日籍士兵,婚后35年妻子才知道丈夫是日本人

济南市与和歌山市缔结友好城市,山崎宏(右一)

在济南市英雄山路67号一个不足10平米不显眼的居民楼里,山崎宏坚持每日8点半至11点在此坐诊,给邻里看病,几十年如一日从不间断。曾经,当地的百姓没谁会对日本人有好感。

日本大夫也照样。战火中临阵脱逃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山崎宏没考虑,晚年他回忆说:“我不想杀戮,只想求生。可作为一个流落异国他乡的侵略者身份的人,想平安活下来,希望太渺茫。”

“命运对我不薄,竟好好的活了下来,明月有光、人有情,就是这么个事。所以要报恩啊!”山大夫一直不忘逃亡路上贫穷的中国百姓对他的救命恩情。

为打开僵局,山崎宏主动为看不起病的穷人医治。一天,有个孩子发高烧,都抽风了,他知道后悄悄送药给生病的孩子,而且是放下药一句话不说的走人。

孩子吃了药退烧了,喜不自胜,前来致谢,为他宣传医德。他讲着一口纯正的济南话,装扮也是地道的中国老人的模样,患者亲切的喊他”山大夫“。

找他看病的人说:“山大夫为穷人治病,遇到没钱的病人,不收一分。”休息时间,山崎老人左手拿芭蕉扇,右手拿着祖孙3代合影,开心的合不拢嘴,102岁的老人幸福的像个孩子。

三、水平高、医德好。

隐居中国的日籍士兵,婚后35年妻子才知道丈夫是日本人

(工作中的山崎宏

山崎宏的小诊所,一天最多病号100多个,患者填满了小小的房间。他给人看病有个习惯,不按顺序的先后,来人再多,挑病情重的先看。因最擅长儿科,平均每天给五十来个孩子看。

饭都顾不上吃。老乡口中传:山老医术很厉害。他一生中曾给一家4代人看过病。

他说:“我曾经当过鬼子兵,有孩子叫我鬼子大夫,也欣然接受。即便有淘气的小孩儿朝我仍石子,我也不打骂他们,我是来赎罪的,怎能和孩子计较?”

问他:“赎什么罪”?

“打仗到别人国家,肯定有罪。天皇犯错了,参与战争的人也有错,都是罪人。”

102岁的山崎宏,眼睛白内障,耳朵聋得很厉害,他跟病人间的交流全靠经验。拿着听诊器放小孩胸口听了一会儿,他跟患者的奶奶说:“感冒了,开点药吃了就好了。”

孩子奶奶说:“我小时候、我的儿子、我的孙子,都是找山大夫看病。”他的医德一般人很少做到,山崎宏常到偏远的地方给人治病,回来很晚了要走夜路。

他一手提油灯,一手提棍子,那是为防野狼的。治病管饭,不但管饭还送回家的路费,这事如今听着简直不可思议,哪有大夫在自家为人白看病、白送吃喝、白送路费的?

可那个年代,就有这样的人。他一直在为那场战争赎罪。山崎宏从不讲究吃。

常常是馍、咸菜、面汤。然而,平日里吃饭吃的很小气的山崎宏,会在四川地震后,捐很多平时节省下来的钱,会免费给济南当地看不起病的患者看病。

隐居中国的日籍士兵,婚后35年妻子才知道丈夫是日本人

(山崎宏老人的遗体捐赠)

70年后,熟知他的人称百岁山老为“妙手回春、悬壶济世”的神医。

四、这辈子交给了中国。

2003年山老病倒住进了医院,他向中国红十字会提出捐遗体的念头,由于当年并无接纳外籍人员的先例,相关部门没有下文。山崎宏并未打消想法,4年后,他再次提交申请。

100岁高龄的山老终于如愿以偿圆了他这辈子交付给中国的心愿,生日宴上,他手捧签订生效了的荣誉证和捐献卡,很开心。

有记者禁不住问:“您如今认为自己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他笑眼眯成一条缝道:“说我是日本人也行,中国人也行,不管是哪国人,闭上眼之后随便咯。”“当逃兵那会儿早该命绝了,能好好活到现在,是想都想不到的事。”

诊所隔壁卧病在床的山崎宏已经半个月没能下床了,可是,2010年12月1日临终前的一天,他在病榻上,还为慕名而来的一对双胞胎看了病,治疗了腹泻,之后安然辞世。

遵循他的遗愿,不立碑,不祭奠,遗体捐献解剖为医学事业做贡献,他不留痕迹静悄悄的走了。山老实现了生前的夙愿,把自己完完全全奉献给了中国这个待他不算薄的国家。

这个从未伤害过一个中国人的人却用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忏悔。虽然,作为一名日本士兵,他在其中参与的6个月,没有打过一颗子弹,没有杀过一个中国人。

=====================

文献参考:方军《我所知道的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