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抢人大战”中如何留住人才?专家:石家庄应建一所双一流大学

“抢人大战”中如何留住人才?专家:石家庄应建一所双一流大学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 石家庄报道

自2014年2月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如何解决北京一家独大,天津、河北“灯下黑”的问题,优化区域分工布局,实现协调健康发展,成为这一战略的重要目标之一。

6月15日,在由新京报社与石家庄市裕华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城市向上 裕见美好”2019石家庄·裕华城市发展峰会上,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主任杨开忠表示,在新的发展阶段,裕华区乃至石家庄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抗衡北京的虹吸效应,把自己做起来,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提升地方品质。他建议政府先行,例如可以通过政府推动,在石家庄或裕华区建设双一流大学。

此外,对于如何积极对接雄安新区建设,杨开忠也指出一定要错位发展,石家庄或裕华区可以发展休闲娱乐产业,或大力发展商贸业,将石家庄建设成为国家级的商贸中心。同时,石家庄还可以利用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成为雄安新区科技转化的制造业基地,发展先进的制造业。

如何留住人才?

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从2018年4月8日落户门槛放宽到专科生到2019年3月18日率先宣布“零门槛”落户,石家庄在抢人大战中可谓赚足了眼球。不过,从结果来看,2018年石家庄常住人口增加9.53万人,高于天津增加的2.73万人,但和杭州的33.8万和西安的38.7万常住人口增量相比仍然有不小差距。

而其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要被归结于北京的巨大虹吸力量。个推大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返乡人群主要集中在北京辐射的周边地区,其中排名前10中有8座城市都来自河北,保定和邯郸5%以上人群在北京打工,排名前两位。首经贸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晖此前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早在20年前,京津冀地区的人才流向就是河北的一流人才去北京,二流人才去天津,剩下的才留在了河北。无论是规模体量还是产业吸引力方面,石家庄相对于京津而言都没有优势。

“无论是雄安新区、北京副中心,还是天津滨海新区和石家庄,规模当然还有可能会扩大一点,但要通过规模的扩大去抗衡北京,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杨开忠说,要实质性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实现区域崛起,打造多元化未来城市,最关键的就是提升地方品质:首先要提供休闲、娱乐等个人服务,其次是提供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社会公共服务,第三是人工或自然生态环境也要有所提升,最后,对内、对外的交通和信息基础设施,包括人流、信息流、物流速度还应加强。

他指出,中国已经进入中等偏高收入国家行列,2021年有望成为高收入国家,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需要迅速增长,消费多样化和个性化逐渐突出,因此对地方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并且在当前的时代,经济发展方式不可能再单纯靠投入劳动力、土地、钱来驱动,而是应该靠创新创业,发展高端的生产性服务,打造“楼宇经济”。因此,他建议应该政府先行,将目前石家庄的教育资源集中起来,创建一所双一流大学,这样才能真正留住人才。

应与雄安新区错位发展

2017年4月,定位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重要一极的雄安新区横空出世,以承接北京疏解人口,打造全球创新高地为目标。而原本作为河北省会的石家庄,应如何抓住雄安新区的发展机遇,打造自己的产业呢?

杨开忠认为,雄安新区是国家新的科技创新中心,在高科技方面有绝对的吸引力,或会导致石家庄的相关产业有所分散。因此,石家庄应该错位发展,发展能够弥补雄安新区不足的产业,比如休闲娱乐产业。另外,习近平总书记还提到雄安新区不是“工业集聚区”, 但是它的创新成果之后肯定也要通过制造来转化,因此石家庄应该成为未来雄安新区科技成果转化为制造工业的一个基地。

他指出,石家庄的竞争优势在于区域和交通地理位置优越,以及有良好的工业基础,并且还是省会城市,应该争取国家支持,成为欧亚大陆桥的一个运输枢纽。当前,第二欧亚大陆桥在我国境内东起连云港,经过徐州、郑州、西安、兰州,再到市乌鲁木齐,最后到达阿拉山口。但是如果经过石家庄而不是郑州,东边可以走青岛或者河北黄骅,西边可以经太原到银川,再到甘肃的武威,比起现在的欧亚大陆桥要近大概300公里。如果能够成为欧亚大陆桥的枢纽,将改变石家庄当前面临的战略地位不够的现状。

此外,他还寄望石家庄能参与到全球化竞争当中,成为商贸方面的国家中心城市。石家庄纺织工业基础很好,此前,北京大红门批发市场也有部分疏解到石家庄,根据当前商贸发展定位,相关的节事活动和展览也可以承接过来,利用“北京”这个品牌,将石家庄的国家的商贸中心地位提高上去。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